香港黄大仙20654
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黄大仙20654 >
东突分子被IS当炮灰遭重创 想脱逃被抓回斩首
发布日期:2019-06-29 07:12   来源:未知   阅读: 次 

  【环球军事报道】编者按:回首2014年,“伊斯兰国(IS)”这一极端组织曝光率最高,但也最神秘。很长一段时间,国际媒体甚至连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其安全情报部门都没有搞明白该组织的名字,时而ISIS,时而ISIL,直到该组织头目巴格达迪6月29日自称“哈里发”、“政权”更名“伊斯兰国”才算基本统一。“伊斯兰国”扩张迅速、手段残忍、组织较为严密,不仅在中东地区,在西方国家和其他国家也招募了大批的,这其中也包括“东突”分子。中国是极端主义和的受害者,因此,中国竭尽全力帮助中东国家打击,同样符合中国利益。今天的年终特别报道,由《环球时报》记者独家讲述伊叙边境地区的“伊斯兰国东突营”如何遭受重创。

  国际社会联手打击“伊斯兰国”已成大势所趋。自11月底开始,《环球时报》记者陆续进入土耳其南部、伊拉克库尔德区和叙利亚北部,通过采访库尔德武装领导层、叙利亚安全机构、黎巴嫩国防军和国际反恐怖专家独家获知,2012年底投身该恐怖组织的“东突营”近来连遭重创,在伊拉克基尔库克、苏莱曼和叙利亚的边境重镇科巴尼已损失80%以上的武装人员。有“意志崩溃”的“东突”分子在试图逃离战场时被“伊斯兰国”督战人员斩首或枪毙。国际反恐专家建议,中国可以与美国和其他国家积极合作,拦截和防范回流。

  12月3日,土耳其东南部尚勒乌尔法与叙利亚拉卡省接壤的哈伯尔口岸,《环球时报》记者刚下车就遭到众人“围观”。在确认记者不是韩国人或日本人而是中国人后,从闲逛的小孩到摆茶铺的大叔都不约而同地做出令记者十分惊讶的肢体语言:嘴里嘟囔着“Chin(中国人)”,然后拉开上衣,双手做出“轰、轰”爆炸的样子。开茶铺的大叔指着千米开外的叙利亚口岸飘着的“伊斯兰国”黑旗,问记者:“想过去吗?”迅速赶来的土耳其安全官员一边驱散围观的当地人,一边尴尬地告诉记者:“他们是说着玩的,别当真啊。”

  然而,伊拉克库尔德区的一名高级安全官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跟其他国家的一样,哈伯尔口岸邻近地区是东突分子入境叙利亚的最主要路径,因为那里正对面就是伊斯兰国所谓的首都拉卡。”

  至于“东突”武装分子在“伊斯兰国”充当自杀炸弹一事,这名官员很快就向记者出示了一段视频。在这段拍摄日期标示为“2014年10月17日”、拍摄者自称是“伊斯兰国”成员的视频中,一个头发凌乱、穿毛线短外套和花格子衬衣的十八九岁小伙子坐在驾驶员的座位上,眼神空洞地看着摄像者。拍摄者给视频加注称:“伊斯兰国”的中国兄弟在苏莱曼执行“烈士”行动,也就是袭击。

  今年7月底,英国路透社曾在文章中提到,中国中东问题特使吴思科表示,有来自中国的分子在中东接受训练,其中一些人可能已进入伊拉克境内,参与当地暴力冲突,从外国媒体报道中推测,这一群体约为100人,多为“东突”分子。

  从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安全机构、叙利亚空军情报局和黎巴嫩国防军的高级军官向《环球时报》记者独家勾勒的“伊斯兰国”所谓“东突营”的基本情况来看,这一人数很可能已增加。这些官员表示:原本在叙利亚境内独立作战的“东突”武装人员去年底在自身组织名称中加上了与“伊斯兰国”有关的后缀,这标志着他们正式向这一新做大的恐怖组织臣服,成为其旗下的“东突营”。伊叙黎三方官员称,“东突营”的作战人员约有300人,外加人数远超于此的家属。

  “东突”分子先是投身叙利亚反对派,后又臣服于“伊斯兰国”组织。“纵观东突卷入叙利亚和伊拉克战事的历程,完全与伊斯兰国这一恐怖组织的做大相吻合。”一直跟踪“东突”势力在全球动向的美国学者阿伦泽林告诉《环球时报》记者:“2011年3月,东突在其所办杂志《伊斯兰突厥斯坦》第11期中首度表现出对卷入叙利亚乱局的兴趣。在2013年第12期杂志上,东突以发文的形式公然表示:正式介入叙利亚政治危机。2014年3月,东突第一次公开视频承认,其武装人员在叙利亚境内作战。同月,东突头目阿卜杜拉曼苏尔通过电话向路透社记者承认,东突武装加入伊斯兰国组织,并放言与中国政府战斗是伊斯兰职责所在!随后,网上开始出现一群蒙面黑衣男子在沙漠环境中进行武装训练的场景。”

  “他们甚至很狂妄地将发布的视频称为快信。”泽林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认为,“东突”分子想通过这种方式扩大影响,但也暴露了他们的恐怖伎俩与暴恐特质,比如如何训练和自制炸弹。

  在今年6月“东突”分子发布的一段长达52分钟的视频中,详细记录了他们如何对叙利亚政府军一处哨所发动袭击。泽林说:“令人震惊的是,这段视频中居然还有女性和儿童接受东突军训的场面!”他认为,这些视频是想教唆更多的恐怖人员到叙利亚等地参加所谓的“圣战”。

  从今年8月到现在,东突营的人员损失已超过80%。据我所知,他们已3次遭受重创。”伊拉克库尔德区的一名安全官员向《环球时报》记者讲述库尔德女子突击队在科巴尼城东地区全歼一支“东突”武装小分队的全过程:“事发10月13日凌晨,我们的女战士们乘夜摸进城东一处伊斯兰国武装的阵地,在摸掉他们的夜哨后,一举击毙12名沉睡中的。后来的情报证实,这支13人的小队正是东突营作战人员。”这名库尔德安全官员还透露:“东突营有近1/3的人在科巴尼作战,除这个小队被全歼外,还有许多人死于美国和其他国家战机的轰炸,这个情况是我们通过监听伊斯兰国步话通讯网络知道的。”

  《环球时报》记者还从伊拉克基尔库克省安全部门的一个消息渠道了解到,“东突营”伊拉克分队10月28日在基尔库克西南部地区作战时损失惨重:“他们基本是在基尔库克的胡瓦贾、利雅德和拉什迪之间流窜,与伊斯兰国来自其他12个国家的混编,其中3名中国籍死于与伊拉克安全部队的交火中,另外近20人死于美军的一次轰炸。”卡内基中心的分析员马里奥阿布扎伊德也证实,此前在“圣战”网络社交平台上很活跃的进入伊拉克境内的“东突”分子,10月末后几乎没有更新内容。在伊拉克境内,“东突营”曾一次被打掉数十名武装分子。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资深研究员詹姆斯M杜塞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透露:“伊斯兰国组织很懂得合理利用来自不同国家的武装分子。比如,全是女性的英国恐怖团伙在拉卡当秘密警察或去伊拉克安巴尔省招募女性;一些德语好并且是网络高手的黎巴嫩人负责鼓动和招募新同伙;比利时的恐怖团伙适合看管西方人质;德国籍的恐怖团伙负责招德国、丹麦人入伙;印尼恐怖团伙专门负责招印尼和马来西亚的新人;至于伊斯兰国在过去5个月搞的67次,施暴者中有15人来自沙特,6人是突尼斯人,5人是摩洛哥人,此外就是叙利亚、利比亚乌兹别克斯坦、德国、土耳其、黎巴嫩、印尼、澳大利亚和中国人。”

  阿布扎伊德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伊斯兰国中的外国有两类:一种人愿意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卖命;另一种是将那里当成训练基地。东突其实属于后者,但在伊斯兰国武装分子死伤惨重的情况下,他们被警告说,如果不上前线,就得不到各国恐怖组织的支持,如果他们上前线,就可以获得叙利亚北部和土耳其南部边界地区的居住地和领土。压力与引诱之下,东突营被拖进激烈的战事,从而死伤惨重。”据科巴尼库尔德武装不久前从拉卡获得的情报,至少一名“东突”成员和一名欧洲成员在试图脱离“伊斯兰国”组织时被抓回斩首。

  另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东突营”主要驻地在阿勒颇以北土叙边境的数个村落,但作战人员被分成“叙利亚分队”和“伊拉克分队”,轮流在叙伊两国作战。“东突营”的头目是自封为“宗教导师和发言人”的阿卜阿尔-利德。绰号“土耳其人”的利德是叙利亚籍,他鼓吹“东突”分子到叙利亚作战,以在“东突厥斯坦和叙利亚建立真正的伊斯兰国家”。“东突营”还与来自中亚或高加索地区的进行“交流培训或资金输送”。

  针对一年多来“东突”分子在“伊斯兰国”的种种行径,美国学者阿伦泽林表示,包括美国在内的全世界各国政府都应该重视外流返国的威胁。美国已采取一系列的措施来对付那些曾溜到伊拉克和叙利亚参加恐怖活动,正在或已回国的本国公民,甚至与中东国家合作,逮捕、引渡这些人。中国有关方面可以跟美、英、法等国交流应对回流的经验。

  美国反恐怖专家凯文彼得斯近日也撰文称,中方可以“更积极地”与其他国家分享打击的情报,与周边国家合作拦截、防范回流,阻止受暴恐思想影响的人员偷渡出境。他认为,中美两国可以携手与中东国家斩断恐怖组织的资金来源,共同打击网络上的恐怖和极端思想,“至于美国方面,应该抛弃对中国的一些成见,拿出诚意与中国合作,分享情报。”▲【环球时报赴伊拉克特派记者 邱永峥】

友情链接:

Power by DedeCms